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初夏的十日日本之旅-咱家熊娃
本文约4600字 ,共34张图片
读完可能需要25分钟,速读读完需不到15分钟
我对日本一直很好奇。
我还记得小学时几乎每期不漏的收藏《名侦探柯南》,拼高达手办,听长辈说买松下,东芝,索尼。在同一时期,我也看《小兵张嘎》,《地道战》,在学校里学着八年抗战,卢沟桥,731部队。对日本,我没有爱李昕瑶,也没有恨,因为日本的一切对于我而言好像雾里看花,看似熟悉,实际一无所知。因此,只有好奇。
2018年6月,我总算找到机会,和家人收拾行囊,前往那个“朝阳升起的国家“,一探日本的真实。

行在日本
我们从奥克兰出发,经由香港抵达东京,然后从东京前往富士吉田市当日往返,接下来在东京搭乘新干线直达大阪,在大阪停留一天后前往京都,最后从京都返回大阪,在大阪关西机场乘机离开,包含飞行时间总共10日。

在日本期间,我们除新干线外,还搭乘过日本的地铁,普通JR Japan(日本铁路),公交车,出租车,也体验过由华人运营的包车服务。刨除新干线来比较马克图姆王储,人数多的话,地铁、JR Japan、公交和出租车价格上是差不多的。但这些公共交通方式可以在售票点买到一日通勤票,或者和当地景点捆绑在一起的套票。如果当天游玩的景点较多,需要多次使用到交通工具,那么提前购买一日通勤票或套票会比较合算。不过,公共交通在便利程度上远差于出租车和包车。

对于游客,日本公共交通最大的问题是托运行李。日本每个城市的主要车站就是当地最热闹的地方,既是火车、地铁、公交总站,也是大型购物、饮食中心。不仅地上是七八层的商厦,地下也至少修了四五层,新干线,火车,和地铁站在不同的楼层。如果需要转车,常常需要从一个楼层转到另一个楼层。但楼层内的通道宛如迷宫,上上下下的楼梯特别多。指示牌虽然不算少,可对于对环境不熟悉的人难免会走错。再加上这是带着2岁小朋友一起的家庭旅行,带着儿童推车等三四件大件行李(还不算上有时不愿走路的小朋友),面对无穷尽的楼梯时真的很无助。虽然主要车站内都有方便上下的残疾人电梯,但数量极少,标识也不明显,对于不熟悉当地环境的我们常常找不到地方。因此,如果选择日本的公共交通做为主要出行方式,最好做到轻装简行。如果托运行李过多,则最好搭乘出租车或者包车了。
包车当然是几种出行方式里最方便、最高效的,既不用推着托运行李到处跑,也不用转车折腾。不过包车一般是按日来计算,价格是几种方式里面最贵的。另外包车虽然便利,但也无法体验到当地的市井生活。对于我们而言,拖着行李和娃,在车站里到处转悠,看着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场景,真是一个难以磨灭的旅行记忆。

旅途见闻
俗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日本也不例外。我们虽然停留的短暂,但也体会到了东京的繁华和精致,大阪的热情和市井,京都的典雅与古老夜航惊魂,三座城市,三种性格。不过,无论在哪座城市,有三个标签却贯穿如一:“干净”,“老龄化”,“停滞”。
我们到达日本的第一天,从热闹的东京站离开,到达住宿后在附近的社区街道逛了逛。正如很多关于日本的报道所说的那样,街上异常干净(找不到一个垃圾桶)。可是却只有稀疏的几名行人,大多都在中年以上。电话杆上的乌鸦呱呱叫个不停,诉说着无名的寂寞。

在大阪时,我在新梅田大厦顶层观景台上等待日落,一旁繁华的大阪车站是当地最繁华的地段之一,可它的城市天际线现在已经远远逊色于我今年初在上海、广州、深圳见到的天际线。


后来移步到大阪天王寺附近,看到了著名的通天阁,据说是仿照巴黎艾菲尔铁塔建的。这个始建于1912年的电视塔曾经是亚洲第一高的建筑物,高64米ca1347。即使到现在还算是当地一个地标式建筑,在一些动漫里频繁的出现过。然而到现场实际的感觉是,通天阁真小呀加斯卡科。而通天阁旁的新世界饮食街在霓虹灯下也隐约透露出一股没落的气息。

说到停滞,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车站内的那些自动售票机。无论在哪座城市,所看到的都是上世纪日本高速发展时制造的,只支持现金或者通勤卡。当我们到达日本的第一天,就因为没有现金差点连车票都买不到。
日本还有一个特点让我们印象深刻 - 寺庙特别多。暂且不说古都京都里那些著名的寺院。即便身处东京或者大阪这样的现代都市,拐角处,总能发现一两座寺庙。即便不是什么名山大寺,时不时,就能看到有人前往参拜。

在日本期间听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说日本人一生要去三种寺庙,小的时候过七五三节要去神道寺祈求平安,结婚时要去教堂由上帝见证,老年后要去佛堂盼望死后进入极乐世界。这句话的本意是说日本人什么神都信,立场很不坚定。但从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宗教活动在日本当今生活中的重要地位。我还记得在京都著名的旅游景点伏贝稻荷大寺,尽管游客熙熙攘攘,总能看见一两个本地人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第一废宠,若无旁人的参拜。


沿途风光
如果说让我们为这次旅行到达的目的地打分的话,京都的体验要好于大阪,大阪的体验要好于东京。
给东京的评分最低也许并不公平遛鬼 酥油饼,我们到日本的第一站是东京,本身又是第一次到日本,第一天的慌乱无措难以避免。因此,除了东京皇居和住宿附近的一小片地方外,并没有逛到其它知名景点。
东京皇居原为江户城堡,是德川将军的驻地,在明治维新时转交给皇室。虽说也是古城,但东京皇居明显没有大阪城堡的富丽堂皇。游览时也必须按照预定的线路走,不能随意参观。虽然我们第一天时对见到真正的日式建筑觉得很新鲜,但是在看到大阪和京都的古城堡后,东京皇居就显得乏善可陈,如果不是有居住面积够大这个优点(日本住宅一般都很小巧紧凑),不然不足以代表天皇作为日本第一人的地位。

在东京短暂的停留一天后,我们包车前往200公里开外的富士吉田市。富士吉田是一座旅游城市,据说这里是观看富士山最好的地方。只可惜刘祖鸣,我们到达的当天正巧台风过境,富士山完全被云雾所笼罩。在这里,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新仓浅间神社罗卡定律,它是我们在日本期间看到游人最少的一个地方,每寸角落透露着幽静与安详。


山腰的五重塔正对着富士山,只可惜天公不作美,甚为遗憾。

到了富士吉田,不得不看“富士五湖”。所谓“五湖”,卡欧斯泰罗是在富士吉田市附近,能看得到富士山景的五座湖泊 - 河口湖、西湖、精进湖、本栖湖、山中湖。由于我们时间有限,只能游览五湖中相对出名的河口湖。在河口湖,我们去的地方是一个免费的花园,到时正巧百花盛开,小朋友玩得特别开心。

但是理应是出现富士山的地方,任然只能看见云雾。这也许是我们这次日本之行最遗憾的地方。

我们在富士吉田期间还参观了据说是必去的忍野八海 - 八潭由雪山水组成的涌泉群。虽说泉水清澈见底,水中锦鲤肥硕可人,可泉水规模都很小,去的游客也实在是太多了,商业气息非常浓,总之不是我的菜。

在关东地区的时光转瞬即逝,我们第三天一早就搭乘新干线前往大阪。总体来说,我认为大阪在旅游体验方面比东京要好。与东京相比,大阪英文相对普及,旅游咨询柜台也比较容易找到。我还记得第一天到达日本最大的东京站时的无奈与尴尬。偌大个车站,竟然找不到一个懂英文的人,只能鸡同鸭讲、连比带画的胡混过去。而在大阪站时很容易就找到旅游咨询柜台,了解到不少信息,顺利的展开接下来的行程。

大阪城堡也远比现在作为皇居的江户城堡壮观,它是三名城之一,日本的象征。

我们今天看到的大阪城堡是近代重建的复刻版。在历史上,这座城堡被毁坏过三次。

最初的城堡由丰臣秀吉建造。丰臣秀吉此人,在日本人心目中有着别样的意义。我曾经看到一个网络段子:“如果需要夸一个日本人青山光司,就夸他长的像丰臣秀吉。“

尽管现在的城堡已经没有留下任何丰臣秀吉的痕迹,但走进大阪城天守阁内,8层楼里,除了介绍大阪城的历史外,最多的就是介绍丰臣秀吉了。他从一介平民之子,在等级森严的战国时代,凭借着自己的头脑和大胆,一统战国成为事实上的“天下第一人”。随后把整个日本拖入为了实现他疯狂野心的东亚争霸战中,耗尽了国力。在他死后,他的家族,随着大坂城堡的陷落,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里。可以说,丰臣秀吉的一生,反映了日本人对于人生的一种典型的看法 - 当如樱花般灿烂短暂。

距离大阪市不到百公里的距离,就是日本的千年古都京都。去日本前发呆哥事件,就有去过的亲戚传授经验介绍京都最好玩。到达后发现的确如此,相比东京和大阪的现代化,京都很”旧“,即使是步行在市区最为繁华的邸园地区,主路旁的小路中古韵依然,丝毫不受现代化的影响。城市不大,游玩起来在出行上比较方便,生活节奏比起大阪和东京也慢上许多。

从公元794年到1868年作为日本首都的京都,古称“平安京”,是仿照唐朝长安建造的。相比起东京和大阪,京都保留着诸如二条城、金阁寺、清水寺等众多的古迹,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的世界遗产。




京都之所以能保存如此良好,据说还和一位中国人有关。在二战后期,盟军战机开始对日本本土主要城市进行密集的轰炸,包括大阪城堡在内的众多日本古迹都被炸毁。避居重庆的建筑大师梁思成通过美国驻重庆办事处,表达了古建筑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缩影,应该作为全体人类的共同财产加以保护,这才保全京都,有了我们的大饱眼福。
细数我们参观过的古迹,伏见稻荷大社最为印象深刻。

日本神道寺文化中有个习俗,前去参拜许愿的人读书心得600字,如果经济允许,往往会捐款在神社境内竖立一座鸟居来表达对神明的敬意。这和国内去寺庙里烧香夏苡棓,经济条件允许的话总喜欢烧一柱又大又长的香有异曲同工之妙。作为京都地区香火最旺的神社,伏见稻荷大社从山脚开始,密密麻麻、排得整整齐齐的鸟居向山上延伸,颇为壮观,步行于其中,有一种奇妙的神秘感。也许正因为这样独特的景色,伏见稻荷大社是很多旅行杂志或博客中,力荐必去的日本景点。当然,和其它京都的著名景点一样,伏见稻荷大社挤满了的游客,如果想要独享它的魅力,最好在清晨或是傍晚前往。

除了古寺庙、宫殿外,嵯峨野观光火车也是行程中的一段难以忘记的经历。被漆成红色的窄轨小火车缓慢行驶在风景秀美的保津川峡谷中,沿途的枫树翠绿如新。


从岚山站下车后,步行于著名的竹林小径,颇为幽静。



旅行小结
结束京都的行程后,我们返回大阪,从关西机场离开日本。
回来的一路上,我心里一直回忆着这次旅行的点点滴滴,对照日本与新西兰的情况铃木奈奈。从准备上来说,无论看再多的攻略,都无法避免在旅行中遇到各种问题。比如,我们把使用日本的公共交通想的过于简单、面对日本车站内的复杂道路情况浪费了不少珍贵时间。对日本天气情况预估不足君临韩娱,去之后才知道我们去的那段时间是雨季。对各个景点的游客数量没有概念,结果总是碰到人山人海的情况原阳k5哥。总而言之,没有实际的经历过,很难不留下遗憾。所以,经验真是旅游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因素。

在日本旅游,可以单纯依靠公共交通来往于各大著名/非著名景点。精心维护的庭院,古老的宫殿寺庙,能满足人寻幽探秘的愿望,而繁华的东京和大阪商业区也能满足买买买的需求。更别提日式美食,更适合中国人的口味。这些,都是新西兰所不能媲美的。
但是,尽管环境优美,植被丰盛,日本的一草一木总免不了人为的痕迹,精心装扮下透露着疲倦。而在新西兰,自然是如此的纯粹与壮丽,释放着勃勃生机。去了日本,我更深刻的了解到为什么为什么大部分新西兰人顽固的反对各种开发的原因,一些东西,一旦破坏,就没办法恢复原样了。当然,这也许只是我狗不嫌家贫的胡言乱语罢了。

十多个小时的旅程,我们总算回到了这里。
Home, Sweet Home。

14年新西兰生活旅行经历,您的一站式旅行服务专家
私人旅行助手 | 新西兰游定制 | 旅游服务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