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刚刚,县中师生又获奖啦!-四川省高县中学校
在刚刚结束的高县首届“我和母亲”全国征文活动中,高县中学语文教师王天喻、高一5班钟艳参加散文组比赛,跻身37强,获得优秀奖。

王天喻老师的文章以古文形式诠释了对母爱的解读,钟艳同学用深情的笔法诉说了母女情。此次师生同台获奖,很好地展示了高县中学语文老师与学生的风采。

据悉,高县中学重视师生能力水平的提升,去年底组织学生参加了在成都西南交大九里校区进行的第三届中华之星国学大赛决赛喜获佳绩,其中,高三3班杨帆获国家级三等奖,高三2班方仕玲获省一等奖,高三2班邓航、高三28班朱孝英获省二等奖,高三5班费霞、高三9班张琴获省三等奖。为学生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据了解,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大力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忠孝美德,进一步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道德新风尚,推进“忠孝之乡·高兴之县”建设,促进文化大繁荣大发展。今年3月,高县组织开展了“我和母亲”全国征文活动。
本次征文活动由中国散文学会、中共高县县委宣传部、高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联合主办,全国诗歌报刊网络联盟、中诗网协办,高县作家协会承办。征稿时间从3月16日至4月20日,共收到社会各界人士参赛作品2646篇(首),其中,散文1251篇,诗歌1395首。
本次征文评审,坚持公正、公平、公开原则,由主办方组织专家组成评审委员会,通过初评、复评、终评三轮评选读书心得体会范文,评出散文、诗歌组获奖作品各37件。
撰稿:汪俊安

附:
吾孝,吾行
高县中学 王天喻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痛哉!
此乃世间以仁人志士之名而疾呼者之口号,实则子虚乌有之谈。若子之亲“待”,奈何?则以口腹之役离亲万里,置之不理罗南基汀!空留一双白发之躯苦守于孤鄙之所,甚者更有口腹之虞。待其亡,则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呼天以搏人之心,抢地而取邻里之情。左右则顺而冠之以“孝”,吾未见其孝也。夫孝,岂殓凭其棺?窆临其穴乎?
孝道之不传可知矣!
吾且为四海之士为人子者以呼:“归来兮,且不为叨陪鲤对之虚,乃尽人子孝道之实也!”所谓孝,实乃父母尚在之时,一餐一饭之侍,一匙一筷之奉;而非去万里之遥而无音信,守咫尺之近唯有钱帛;亦非父母百年而嚎啕,然后伟其墓岸其碑,以博虚名。
吾之亲尚在,四体康且直,幸甚之至!
犹记:
幼时,吾家穷苦,母胼胝手足以经营之,而终岁之勤北京辉子爷,无一日之懈怠。其形高,其音浊,大类儿郎。然吾父视为珍宝,家中小憩之时常殷勤左右。母则羞赧,颜色酡红,应之以嗔怪之声,揽吾入怀,任其肆意聒噪。举家其乐融融,皆吾母之功。
然吾祖久卧病,常在床褥,几多汤药之奉亦赖吾母。若一时之兴,则举世皆能为,而十年,寒暑几易,吾母出入期间,竟无一星埋怨、岂有半点托辞?吾祖临终遗言:吾之儿媳,胜吾之女,王氏之幸乎!
母虽不识斗大之字,却明孝亲之道,更践孝亲之行!
吾家虽无玳瑁之饰,却有足暖之褐;虽无豚鱼之味美,却有果腹之羹鲜于子千。皆吾母之劳也。母常为焦黄饼,吾则围爨雀跃,待嘣脆之声鸣于唇齿,母则欣然为乐。于今思之,犹垂涎三尺。
吾常困于蛔,每疾发,母则驮余至村医。越崎岖之阡陌,经窈窕之丘壑。虽处霜雪,亦汗流浃背,待吾缓其痛,母则稍憩,然母早已疲其筋,竭其力矣。
时虽幼,睹母之所为,余常熠熠于衷,曰且报矜育云云。
人乃天地之精,造物之灵,乌鸟私情,况人乎?舜虽母恶,以孝报怨,方有盛德之望;恒虽位极,亲尝汤药,始有文景之治。子舆慎终追远,啮指痛心;仲由百里负米,孝敬垂范。
于今盛世,虽无芦衣凛冽之忧,亦无卖身葬父之祸,然吾辈岂无戏彩娱亲之情,行佣供母之义?
余虽常在外,断无李密之狼狈,无需陈情;既有孟宗之拳拳,只待践行浅沼稻次郎。是以吾母常在吾侧,虽偶有舟车劳顿之苦,然天伦之乐,何厌之有?夕阳之下,执母之手,似吾幼时;餐桌之上,添一筷之肴,即在今日。
是孝乎?余无广厦豪屋之功,然有娱亲伴母之行。愿天下有孝无行之子,身体力行。且学陆绩怀橘,趁至亲尚在;莫待丁兰刻木,失报养之机。
幸哉!吾将践孝于余生,传道于吾子!
母亲的眼泪
高县中学高2017级5班 钟艳指导教师:李万春
我听见母亲落泪的声音,犹如情人的轻轻诉说,深情款款。
——题记
我的父母世代为农,为了谋生,舍下八个月大的我外出打工。小时候,我对母亲的全部认知只有那张旧照片,照片上的母亲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和一双明亮的眼睛,那是我对母亲的第一印象。
后来,母亲真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矮到死,她真的有着一头美丽的长发,但不知为什么,母亲的脸是板着的,我始终记得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让我不敢靠近,甚至害怕的冷漠。
幼时的我内向,怯弱,依赖性强。父母将我强行带到了外地求学,面对陌生的环境,我是那样的不安,我多么希望母亲能够给我温柔的安慰。可是,她没有。记得开学第一天史小诺老公,她牵着我的手,却一句话也不说,离去时只留给我一个决绝的背影。那天的风冷冷的,我就那样站在风里,显得茫然无措,却始终不曾掉下一滴眼泪。那一年,我七岁。
再后来,记忆里重叠最多的便是母亲陪我深夜苦读的身影。我似乎没有继承母亲的聪颖,好像做什么都会让她的眉头皱起,尽管我努力变成她所期望的样子,但还是无法得到她的认可,后来我想她眼中的优秀大概是我永远也无法企及的高峰。
那年冬夜天气很冷,我和母亲之间的战争也终于爆发了。
“你承不承认错误?”灯光下的母亲眼里似有一团火,好像随时都会将我吞噬。
我却沉默不语认为我与母亲已无话可说,那是我想我们是不爱彼此的。
“好,你不说话,那就给我到那边板凳上跪着,什么时候想通什么时候下来!”
倔强的我并不想服输,于是那一天,在寒冷的冬夜有一个小女孩笔直地跪在板凳上,哪怕膝盖传来阵阵酸痛,也不曾掉下一滴眼泪。
最后我赢了。我看见背过身的母亲双肩微颤,微弱灯光下的她连背影都显得落寞与无奈。但那一刻我,我却觉得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母亲落泪。那一年,我十岁。
生活似乎要特意考验母亲的坚强,所以跟我们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父亲被诊断得了慢性肿瘤。我永远记得那晚的月光格外的亮,却再也照不亮母亲的心。灯光下,我看见母亲拿着诊断书无声的落泪,然后变成抽泣,无助的像个孩子题西溪无相院。我多想安慰她,却怎么也也说不出口。那一刻,我才明白:我的母亲也有一颗柔软而脆弱的心……
父亲倒下后,母亲一边照顾家庭一边带着父亲四处求医。渐渐地,她的脾气变得暴躁,生活更是把她逼得善于计较马国相。岁月爬上了母亲的眼角,风霜也染白了母亲的华发,为了更好地照顾我们,她毅然剪掉了长发,原本乌黑亮丽的头发变得如枯草一般,身体也变得瘦弱不堪,皮肤犹如沙漠般干黄,眼神里满是疲惫,就像是生活偷走了原本属于她的青春年华。
一场变故,足以粉碎一个家庭,那时的我像一个刺猬,当有人拔掉了我的刺,悲伤就来得惊天动地。
那天下着雨,外面不见一丝光亮,我在歇斯底里后便夺门而去,在雨中狂奔的我就像被全世界抛弃般,死寂的夜里只听得见我的哭泣声。
“快跟我回去吧。”母亲冒雨找到了我,尽管声音低沉,在我听来却是命令,所以我无动于衷。没过多久,母亲就不知所措了。
妈妈错了,错了还不行吗……”母亲终于控制不住的哭泣,在我面前她永远是输。文君竹
那夜,我在泪眼模糊中看见母亲脸上满是水滴,分不清是泪还是雨。那一年猿飞菖蒲,我十四岁。
回去后母亲同我聊了许多,她说她二十六岁时嫁给家徒四壁的父亲,一心为家,公婆却时常冷嘲热讽。母亲尝尽了世间心酸,不想让我步她后尘才有了如父亲般的的母亲。她还说,第一次舍下我时,她哭了一路,经常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但她不后悔,因为那样才能给我更好的生活……
我才发现我是那样的不了解她,那么多个漫漫长夜,她就那样伴着泪水入眠,想到之前的种种,顿时间泪水模糊了双眼。不过幸好,余生还长,我将会用我的一生来回报她的深情许君豪。
我们微小如草芥冯少先,岁月却很长,势必要见证许多遇见与别离。尽管耗尽积蓄,还是没能阻止父亲的远去,那晚我与母亲只是默默地流泪,安静地送走了父亲。母亲说生活还是会继续,叫我别多想认真读书,她会守着这个家,哪儿也不去……那一年,我十五岁。
我只记得,那天的风好大,我的眼里进了沙。
我想,尽管岁月悠长,前路漫漫,我与母亲却不会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