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就像北海道荒野的小木屋之于我的意义 止别駅|我希望我的公众号之于你们-止别Sta
01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北海道道东的荒野,有一间小木屋……
一月底的深冬,揣着一张北海道JR Pass,想要穿越人烟稀少的道东,完成一场彻彻底底的北海道环岛游,绝对称得上是一场“冒险之旅”。于是乎,鼎哥干脆抛弃了道东著名景点——知床国家森林公园区域内的温泉大酒店,预订了一间位于道东某村庄的Airbnb。原因仅仅是“这是一间纯手工打造的木屋”以及“图片里那只拴在门口的柴犬太可爱”。
然而,一向严谨作派的我跟他的关注点截然不同,我发现这间木屋位于小清水町的国道边,距离最近的JR站“止别”整整四公里,对于非自驾游的游客而言交通极为不便。幸好我翻阅Airbnb的评论,看到有跟我们相同情况的外国游客感谢房东Yuya的耐心接送。我推断他“英文沟通能力不错”,赵c并“愿意解决我们往返车站的接送问题”,才稍微缓解了我对未知旅途的恐慌和焦虑。

(红色区域是游客集中的札幌-函馆-小樽,蓝色是止别站的区域)
我们在钏路中转,钏路北上网走的火车是仅有一节车厢的普通列车,坐满了放学回家的中学生。列车晃晃悠悠地穿梭于大雪的原野,宛如苍茫夜色中的一条渺小的蚯蚓。单薄的车厢里暖气倒也充足,乘客上上下下,我昏昏欲睡,迷糊之间还担心着等下出站如何找到Yuya君。却未料到止别站是个露天的站台,准确来说,站台已经被贯穿冬季的大雪覆盖黑翼血环入口。
(拉面馆透出微弱灯光,止别站安静得能听见下雪的声音)
列车“蚯蚓”徐徐扭动,钻入远处的夜色,我和鼎哥目之所及处仅有一间透露着昏暗灯光的车站木屋,三分之二的面积经营着当地小镇情感依赖的拉面馆。我们穿过三分之一面积的候车走廊,不需要任何相认,黑暗的雪地上停着Yuya君唯一的这一辆车。他赶下车与我们握手,帮我们把行李塞进后备箱。不到八点的小清水町似乎进入了睡眠状态荣秀丽,全镇唯一的超市打烊,Yuya把我们带到便利店。饥饿的我们横扫了7-11的便当和饭团,当然jbdxbl,临走抱了喝出毒瘾的1L装北海道牛奶。

(止别站接近知床、阿寒湖、摩周湖等自然美景)
短短四公里的路程,我们和Yuya聊了不少。他时不时地吐出几句“正宗”的北方方言,惊得我和鼎哥面面相觑。Yuya曾在中国东北的朋友家里过新年,之后在中国背包旅行八个月,游历的国内景点未必比我们少。他的细心程度更让我们面面相觑,回到家里,壁炉的木柴熊熊燃烧,温暖扑面而来龚民。他为我们一点点介绍小木屋里的注意事项,包括使用浴室时打开排气扇,不会使用壁炉的情况下打开备用的大功率汽油炉云云。未曾想到,鼎哥自带农村生活的基本技能,烧柴点火样样精通。
(壁炉左侧的两筐备用木柴刚好足够烧一晚)
道东一个月份的旅游业呈现出一片停滞的状态徐增寿,当地的旅行巴士停止运行。Yuya了解到我们第二天想去摩周湖的行程,主动帮我们联系在摩周湖附近的出租车司机朋友,询问包车价格。最后的报价比我们在淘宝查到的包车价格便宜了整整一半。他低头在小笔记本上记录明天接送我们往来止别站的具体时间骆嘉琦,直到确认我们没有问题,方才安心离开。他叮嘱我们早些吃饭,他会帮我们完成有关包车的事项沟通与交接。

(小木屋配备冰箱、烤箱、微波炉)
Yuya为我们提供了太多房东职责之外的帮助,但他始终抱着礼貌和谦逊地态度纸贵金迷,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纷扰和不耐烦。开车的Yuya总能轻易挑起话题海问香,让我和鼎哥手舞足蹈地跟他分享起我们的看法或经历仿佛我们是熟识已久的好友吴奇龙,交谈时气氛轻松,沉默时不会尴尬。我已然分不清这是双方信任的魔力所在,还是Yuya君自身的人格魅力了。
在小木屋篡明,随处可以发现惊喜申思老婆,墙上的装饰物、头顶的灯具,喝水的陶瓷杯,全部都由Yuya和他的家人亲手制作。翻看书柜上的“小木屋制作日记”,我们看到他最小的女儿也参与了小木屋拔地而起到精美装修的整个过程,从抱在怀里成长为手工制作小能手。透过那些充满笑容的照片,我们感受到小木屋凝聚着Yuya一家的协作、乐观与爱,不免被感染。
02
如果没有人与人的陪伴,止别和小木屋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
临走的那天李天田,我们站在止别站小木屋的走廊上等火车。刚好碰到拉面馆的老奶奶开门营业,她还记得我们两个冒冒失失的面孔,亲切地与我们攀谈。她说日语,我们说英语素慧容,但我们都有足够的耐心。她目送我们离开,眼神里写满对两个小孩子的关切,可谓寒冬里直击心灵的强劲暖流了。
其实我和鼎哥都是很容易被感动的人,这也是我们两个性格相像之处。我不会忘记Yuya君和老奶奶的善意,但我更在意他的陪伴。从摩周湖回到止别的下午,我们终于赶上吃一顿未打烊的拉面馆。日本的餐馆习惯端上两杯冰水,鼎哥试探着用英语跟老奶奶讨了一杯热水给我。在日本喝到一路的热水,绝对算是一项世界纪录了。
今天是我跟鼎哥在一起第十一个月的日子诡案组陵光,去日本旅游之前大吵,旅途中大吵,情绪堆积到开学两个月后依然大吵。一路磕磕绊绊,但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动摇过感情。换句话说,我找不到可以动摇的东西。他似乎早已融入我的灵魂石原舞,偶尔存在排斥反应,绝不存在剥离的可能性。
在小木屋的第一天晚上,我半夜被冷醒,发现壁炉的柴火燃尽,火焰即将熄灭。鼎哥被我推醒,迷迷糊糊地添柴生火。他问我怎么能知道柴烧完了,我裹紧自己的被子,充满歉意地回答道,因为我十分怕冷。第二天晚上,半夜我听见声音,朦朦胧胧地看见鼎哥坐在壁炉前的身影。他找了本书对着风口扇风,火苗瞬间翻腾,柴火烧得兴奋,发出轻微噼里啪啦的声音,更加衬托了黑夜的寂静。
如果我是电影导演,围绕止别的故事只能存在一个镜头,那一定就是他紧张看着壁炉火势的背影了。如果孟婆汤能够保存一生中唯一一帧记忆,那一定也是同样的选择陆维梁。

(从小木屋的窗子看出去的小镇,自然是最完美的艺术作品)
文中的所有配图都出自鼎哥之手,看过他的取景,我确信他能感受到我正在感受的美。世上存在来自另一个人重复度极高的感官体验,是多么让人兴奋的一件事情风流特警。贯穿日常生活的时时刻刻的情感交融,大概也是人类一辈子想要追求的精神目标吧。文学和艺术作品的审美经验,同样是在追求情感交融。我期待在某时某刻,你们看到我公众号上的某张图片、某段文字,能够产生一瞬间的情感交融,然后,享受这瞬间的美妙。
03
最重要的,你们能够从“止别Sta.”获取什么信息,而我保持书写的初心是什么,对它的定位和规划如何。
从初中开始,我就有写信的习惯。所以写东西对我而言,只是一种表达内心和总结生活的方式。我无心拿它赚钱,我也不想为无人关注、或者有人取关这些琐碎的事情而烦忧。就当是我跟我的朋友们(以前就认识我、鼓励着我的朋友,以及因共鸣而关注我的陌生新朋友)之间的一种交流和沟通。
“止别Sta.”已经有菜单栏啦。你们可能会说这都是什么鬼分类。读名人传有感
旅行|攻略
首先,公众号开篇的Airbnb盘点奠定了它的基调。作为一个学习学不好,玩能玩得出样子的“伪玩霸”,旅行经验和旅行攻略必然是公众号的重要部分。待着人类学的视角深度旅游,是我的“职业病”。
目前玩过的地方有(按照熟悉度排列):大学所在地广州、父母老家所在地西安、研究生所在地长三角(上海、南京、苏州、杭州、周庄、乌镇等)、香港澳门、福建(厦门、福州、泉州、龙岩)、云南(大理、丽江、香格里拉、昆明)、广西桂林阳朔、北京、重庆、武汉、湖南(凤凰古城、长沙、衡山、岳阳)、河南(安阳、洛阳、郑州、嵩山)、贵州(贵阳、黄果树、西江苗寨)、山东(泰山、曲阜)、安徽(黄山、西递宏村)、江西(庐山、九江、井冈山)|台湾省|日本东京和北海道……
全都是自由行。就目前以上地方有关咨询,我都会一一耐心解答。
但是我只会按照我有灵感的主题去组合旅行资讯或者做游记。
艺术|审美
艺术理论是我的研究生专业薛明简历,博物馆策展是我感兴趣的领域。频繁跑美术馆、博物馆的同时,我会整理出展览的观后感和思考。涉及专业鉴赏和生活美学的小文章自然也不会少。艺术之外,我不敢忘记自己出自于人类学专业。生活处处是田野柿姐 ,一些细碎的对人性或社会现象的思考会放在“无用”(自嘲/绝不敢贬低深爱的学科)的“田野|人类学”栏目。
情书|文字
鉴于自己的文学造诣比较低,我从来不敢说自己与文学挂钩,最多是在低俗地玩弄文字游戏。可能会有一些书摘/书评,或者自己的半虚构小说。
止别Sta.
感谢你尝试与我共鸣。
若有用请帮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