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就地取材,“大地之锅”烹调秘鲁山滋味-环球旅游周刊


是因为略萨才兴起了去秘鲁的想法,他的文字像是拉丁美洲,却有自己独特的气韵徐洪慈,就像你真的到了秘鲁,真的用双眼一点点观察、用双脚一步步丈量的时候,才逐渐了解这个孕育了印加文明、被夹在安第斯山脉和太平洋海岸线之间的国家有多么与众不同。而这条文明的脉络,最终竟以带着泥土味的一餐终结木下佑晔,胃,总是连着心的。
来自安第斯山脉的美味

到秘鲁之前,就有朋友推荐我一定要去尝尝“帕恰曼卡(PACHAMANCA)”,还颇为神秘地挤了挤眼睛说你一生都不会忘记那种味道郑一嫂 。我怀着巨大的好奇心去搜索,首先想起的就是国内有名的叫花鸡,用荷叶包好,再裹一层泥土,撬开泥土的时候荷叶清香伴着鸡肉的味道喷薄而出……收拾心情登机的时候牛小强,才相信味蕾比心更早思乡。
说来也好玩,作为略萨、印加文明之外的第三个关键词,我直到一周假期结束的最后一天,才终于有机会去品尝正宗的帕恰曼卡。餐厅来自朋友的推荐,还没转过街角就看见一群人在路边围成一圈,制作帕恰曼卡的过程不是总能看到,今天的我运气还算不错。
PACHAMANCA来源于克丘亚语,PACHU表示“大地”,MANCA是“锅”的意思猛龙雷克顿,据说这种美食来源于安第斯山脉,传统的制作方法都是就地取材,在地上挖一个一米深坑,把烧热的鹅卵石放在坑底,放入腌制好的食物,再用芭蕉叶和泥巴封好首领小夫人,等待一个多小时就可以食用了不识枕边人。
我甩开满脑子关于叫花鸡的联想,伸着脖子看厨师们把一盆一盆腌制好的原材料从餐厅里搬出来,声势浩大的烹饪过程开始了。
帕恰曼卡的烹饪之道

制作帕恰曼卡的食材几乎都是安第斯山脉的土产,土豆、玉米、蚕豆、鸡肉、猪肉、豚鼠……据说还有些草药。提前一天的腌制对于口味来说非常重要,所有的肉类都要用调味料和草药仔细腌过,以消除油腻感。颜月溪安第斯山脉的不同地区食材选用差别很大监禁工场,有些地方豪华到不可思议,有些地方只有一种肉类德因泽 ,相对单一。从山区流传到城市里的帕恰曼卡更加讲究一些,却只有那些坚持现场烹饪的,才能保存古早味道。
挖好的坑有一米多深,坑里的鹅卵石烧得通红,厨师先把不容易熟的肉类放进去,肉类接触到滚烫的鹅卵石,发出一阵令人食指大动的“刺啦”声响,然后加入蔬菜和其他调料,满满地堆到了几乎一半的高度,再铺了芭蕉叶孙桃香,盖上泥土,声势浩大如同完成了房屋的地基建造,转念一想若秘鲁的美食真的是一座摩天大厦,来自大地的帕恰曼卡的确无愧于地基的称号。
我现在餐馆里点了杯鸡尾酒,托腮看着窗外那一块还在冒烟的泥土,等待从来就不是一件无聊的事,等待美味佳肴,尤其有趣常二宽。
分享造就幸福感

据说在秘鲁当地,帕恰曼卡是一些重大的节日和宗教活动必备的一道传统美食,取义和大地母亲一起分享自然的馈赠,印加时期制作是要在密封的泥土顶部插上鲜花,西班牙殖民时期便成了十字架,对象一直在变化,对于收获和享受美味的感激却是一以贯之。
一个小时过得很快,挖开泥土的时候,食物混合的香气喷薄而出,勾得早已饥肠辘辘的我更加食指大动,厨师用一个几乎称得上铁锹的东西把食物从坑底盛出来,一次性就装满了三十个盘子。服务生每人以杂耍般的动作端着四五个盘子鱼贯而入,变魔术般在每个人的面前摆了食物。
这种感觉相当神奇,和以往的用餐经历都不相同,好像突然间坐在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不但和你分享了同一种经历,还分享了同一口锅,同一种滋味,中国人以“鼎”为家的象征,秘鲁的“大地之锅”也有类似的意涵,我和跟我分享了同一口锅里食物的他们,瞬间亲近了起来。平心而论,我不是很喜欢帕恰曼卡浓重的香料味道金镇佑,但同样是因为这些香料草药,只是简单焖煮的肉类丝毫不显油腻文伽昊,土豆、玉米也滋味十足,附近几桌人大快朵颐的快乐模样也感染了我,不知不觉吃的盘空碗净拜师八戒,连配的玉米饼也一点没放过。
酒足饭饱的我回酒店收拾行李,赶最后一班大巴去机场等待我半夜才起飞的航班,坐在候机厅里读那两本我专程带在身上,却因为沉浸于旅途而一直没能读完的略萨的小说。读心神探第二部坐在旁边的老爷爷瞥到我的书脊,颇为得意地弯了弯嘴角。在文字与文字之间,帕恰曼卡浓郁的香味还围绕在我周身,像是安第斯山脉环抱的秘鲁。
大地用食物养育了我们,我们创造了千百年不灭的文化,无论是只剩断壁残垣的印加古国、还是正在给我讲故事的略萨,一种食物将与秘鲁有关的一切联系在一起,我们从未如此亲密。





请猛戳右边二维码
公众号ID
globaltraveler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