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小儿常作惊人语|陈独秀-飞帘闲扯读

和儿子说到一战,他问我一战中的中国扮演什么角色。我说中国当时是战胜国,但并没有得到战胜国应得的尊重和好处谜中谜浪凌飞,还被出卖了利益,于是引起了广泛抗议,并因此爆发了著名的“五四运动”……
“五四运动”是什么意思?刚说到这里,儿子就抢着问。
说起“五四运动”啊……很复杂的。简单说,就是1919年5月份的时候,北京的一群爱国学生因为对政府在国际上的软弱表现不满,然后就上街游行抗议,赵欣培然后就和政府方面起了冲突,然后全国就掀起了全国范围的反对帝国主义的热潮晕厥哥。我答道。
那么,学生们是怎么上街游行的?儿子穷追不舍。
那自然要有人组织领导了。比如北京大学的一伙子不安分的老师们,李大钊啊,陈独秀啊,等。我再答。
陈独秀?这个人我很熟啊!儿子说。
你和他很熟?我怎么没听说?有他微信号吗?快说来听听。
不是那个真的陈独秀啦!
难道还有个假的陈独秀吗?
不是乌兰木通啊朴惠子,就是我们现在经常用到“陈独秀”这个词,所以才会知道的。
什么什么?原来不是你们了解关于陈独秀这个人啊?
当然不是,陈独秀是谁,我还真是不知道。
那你说说,你们怎么使用“陈独秀”这个词蔬果村的故事?
哈,是这样的:我和朋友们打游戏的时候,如果称赞某人在游戏中很厉害、很棒、很6666,看上去很有“一枝独秀”的意思铁列克提事件,我们就叫他“陈独秀”戴汉龙。如果不想看别人显摆,就说“那个陈独秀,请坐下”。
啊?原来这样啊水神无敌,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消说,儿子口中的“陈独秀”,我闻所未闻。还以为儿子知道我刚刚读过《陈独秀全传》,要和我进行一场正襟危坐的“学术研讨”呢,搞半天是要和我研究他最热衷的游戏——此情此景,已经成为近期我们父子之间对话的一种“新常态”:每次和儿子对话,我拼了老命想方设法地把谈话往诸如“认真读书”、“好好学习”、“培养良好趣味”、“志当存高远”等正能量的方向引导,儿子则是千方百计而且一成不变地把话题引向他乐此不疲的游戏上去。这不?就连“陈独秀”这么严肃的名字,在他看来也不过是打游戏过程中的一个新奇的口头语,与什么“五四运动”、“《新青年》”以及100年前那场“北京愤怒青年街头散步活动”并没有任何关联。
在长叹自己已经被时代远远甩到身后的同时,咱也不能“自甘堕落”不是?于是趁着“陈独秀”这个话题全能农民,继续“不耻下问”:除了这个搞笑的“陈独秀”,你们在打游戏的过程中,还会用到什么别的神奇术语?
儿子:那可就多了山沟大军阀。
我:举个例子呗!
儿子:比如“毛血旺”。
我:什么叫“毛血旺”?
儿子:当然不是在饭店里吃的那个“毛血旺”。在游戏中,如果一个人的血量特别充足,我们就称之为“毛血旺”。
我:哦,有点关联思维的意思。
儿子:我们还给“毛血旺”分等级,比如一个人血量很多,我们就叫他“三大碗的毛血旺”,有人少一点,就叫“一大碗的毛血旺”。
我:太厉害了砂锅娘子,还搞数字化管理呢云校阅卷!对了,问个小问题……(怯怯地)
儿子:啥问题,你尽管问(这态度多么嚣张!)
我:什么叫“吃鸡”?
儿子(笑容满面地):“吃鸡”就是一种游戏啊孝慎成皇后!(这你都不知道?)
我:是一个什么游戏常胤?
儿子:就是打斗之类的游戏啊。不过不是一个游戏,而是一类游戏。
我:哦?啥意思啊?
儿子:就是你玩这种游戏的时候,你是其中的一个角色,然后经过打打杀杀,最后你取得了第一名,这时候就会出现“大吉大利,晚上吃鸡!”,表示你是老大了。所以这一类的游戏都叫“吃鸡”。
我:这样啊……我想起来很久以前好像看过一点相关资料。那你知道这个“大吉大利,晚上吃鸡!”的英文怎么说吗?
儿子:知道啊,不就是“Winner winner,chicken dinner!”吗?
我:厉害了我的儿……那你会写这几个单词吗?……
儿子:爸,怎么又扯到单词上去了?……
抹着额头微微渗出的冷汗,不由地暗呼庆幸:多亏自己还有点库存,得以在最后关头把话题引上了英语学习这个方向,否则这一阵子你来我往,可就掉进游戏的泥沼里拔不出腿来了。当然,这也在无形地警告我:以后还是都和儿子沟通吧,否则说不定那一天,他就会因为你懂得不如他多,对你掉头不顾了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