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让她尖叫连连! 3分钟练就“金舌头”-鬼姐姐鬼故事



凌瑶瑶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宽厚,有力,却又强势,疏离,带着说不出来的冷硬。
迷迷糊糊地张开双眼,便看到明皓轩那张完美到人神共愤的俊脸以及深不见底的冷锐眼神:“怎么又睡沙发?”
“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凌瑶瑶低声嘟囔了一句。
明皓轩没有再说话,直接抱着她走进卧室。
两人的身体瞬间陷入松软的大床,凌瑶瑶还来不及反应,男人霸道而热烈的吻,便密密麻麻地落了下来。
从眉眼到嘴唇,到她馨香柔软的脖颈,再到小巧精致的锁骨……
如同往常每一个她等待在这里的夜晚一样,他来了,从来不会对她说什么多余的情话,总是这样直奔主题。
而她,曾经无数次被他无可阻挡的攻势点燃最深的热情,可是今天,却始终无法进入状态。
“那个,我们谈谈好吗……”凌瑶瑶微微喘息着避开他火热的爱抚。
“谈什么?”明皓轩并不以为意,一边继续吻她,一边娴熟地解开了她的睡衣扣子:“你的胸,好像又长大了……”
凌瑶瑶一时气结,虽然她知道此时绝对不该说一些煞风景的话,至少作为一名合格的情人不该这样,可还是忍不住冲口而出:“巴黎,很好玩吧?”
明皓轩的眉头皱了皱,却依然不愿意放弃近在眼前的美味:“别闹,我这段时间忙,有空会多过来的。”
“可我不想这样了!”凌瑶瑶忽然觉得不可忍受,大声吼了出来。
明皓轩的动作停了下来,居高临下俯视着她,深黑的眸中有了看得见的冷意:“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不愿跟你这样下去了!”凌瑶瑶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勇气,一把推开他坐了起来,一字一句地道:“明皓轩,我要和你分手!”
“哦?理由是?”明皓轩的脸色分毫未变,语气同样云淡风轻。
“理由?”凌瑶瑶揉了揉头发,有些气急败坏:“没有理由,我就是要分手!”
“没想好理由,那就不分。”明皓轩轻轻松松地截断她的话,伸臂搂住她躺下:“睡吧,我累了。”
“你没听清楚我的话吗?我不要和你这样了!我不要再当你的地下女友!我不想再像一个等待你临幸的妃子一样,每天眼巴巴地盼着你出现,被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凌瑶瑶恶向胆边生,再度爬了起来,一鼓作气地大吼:“我想光明正大地恋爱,结婚,生孩子!”
“你早该知道,我不会给你婚姻!”明皓轩冷酷无情地吐出一句话。
“是,我早就知道,你不会给我婚姻。”凌瑶瑶咬咬牙齿,嘴角扬起一丝自嘲的冷笑:“所以,我说的是和别人恋爱,结婚,生孩子!明大总裁,这个世界那么大,你不愿意娶我,但我总能找到一个愿意给我一辈子幸福的人!”
明皓轩冷冷地注视着她良久,漠无表情地道:“随你的便……”
凌瑶瑶一言不发地跳下床,穿好自己的衣服,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很快,外面的防盗大门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明皓轩的黑眸沉了沉,起身来到客厅。凌瑶瑶的两只粉色拖鞋正东倒西歪躺在门口的地板上,而她原本搁在矮柜上的背包也不见了。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真的走了!明皓轩蹙紧了俊朗的双眉,脸色霎时冷得像冰。
不大一会儿,却又听到“咚咚咚”的一阵脚步声,随之是拿钥匙开门的声音。
难道,那该死的女人又回来了?明皓轩的心微微一动,走到沙发边坐下,唇角勾起了他自己都觉察不到的小弧度。可是面上的神情,却越发显得冷锐。
门开了,果然是凌瑶瑶走了进来。
她没想到明皓轩此时竟然会坐在客厅,稍稍吃了一惊,随后便镇静下来:“下雨了,我来拿伞。”
说着,她径自走到储物间里找了一把小雨伞,又往外走。
“留下来,我会每月给你的卡上多打双倍的价钱。”突然,明皓轩在她身后沉沉地开口。
“呵呵,真慷慨啊。可惜,我不稀罕!”凌瑶瑶冷笑一声,心底却硬生生地作痛。如同有人拿着小刀,在她那里锋利地划过。
随着她话语落下,明皓轩的手指渐渐收紧,眸中的温度降至冰点。
他从未在任何女人面前低过头,刚才那句话,已经是他挽留她的底线。而她,竟然毫不所动……
这个女人,当初是她死缠烂打要跟着他。他们开始这段关系的时候,他也同她说得清清楚楚,只能是情人,绝没有婚姻。
他还记得她当时像一只餍足的小猫一样依偎在他的怀中,一脸娇憨地说,我知道啊,可我就是喜欢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嘛……
而现在,仅仅过了一年时间,在他越来越习惯于她的各种古怪,越来越迷恋她这软玉温香的身体之后。她竟然,要这样离开他?
这难以名状的感觉,令他非常的不爽,非常的冒火!好像他们之间,不是他一直占有着主导地位,而是她玩了他,又甩了他!
看着义无反顾拉开门的女孩,明皓轩的声调提高,俊逸无敌的容颜上,有了压抑不住的怒意:“凌瑶瑶,你最好想清楚,如果你今天从这里走出去了,就永远别想再回我的身边!”
“呵呵,你倒是提醒了我。”凌瑶瑶回过身来,再度勾唇而笑,笑得惨淡而又骄傲:“明总,我既然决定走,肯定就没有准备再回来!”
她走过来,从包包里掏出一串钥匙和一张金光闪耀的银行卡,一并甩到茶几上:“看好了,这是房子的钥匙,还给你。这张银行卡,我一分钱都没动!也还给你!”
说罢,凌瑶瑶没有多看他一眼,大踏步走出了屋子。
坚实的防盗门再一次“砰”地关上,隔开了她和他的距离。明皓轩狠狠咬了咬牙,哗地一下将茶几上的东西全数扫到地上……盛夏的夜晚,热浪滚滚,酷暑难当。
凌瑶瑶和陶文静站在帝豪大酒店的停车场内,一边叽叽喳喳咒骂着这热死人的鬼天气,一边不住地向入口张望。
“文静,你说咱们守在这儿真的有用吗?他们会不会来啊?”看了半天不见预期目标出现,急性子的凌瑶瑶忍不住问道。
“当然啦,我早就打听好了,这次的会议要进行几天,陵海商界的很多要人和名人都会参加。”陶文静扬扬眉毛,胸有成竹地笑道:“比如明华国际的明皓轩,亚翔集团的凌非凡,还有天瑞企业的苏成云,他们都住在这儿。”
“哦,不过那些大老板的眼睛都长在天上,也许不会理我们。”凌瑶瑶点点头说。
“管他呢,抓住一个是一个。这几人中只要采访到一个,主编大人就会喜笑颜开,我的奖金有了,你的转正也胜利在望了。”陶文静笑嘻嘻地说。
“对,要充分发挥咱们美女记者的优势。”凌瑶瑶握握拳头,一本正经地说:“再难缠的人,今天我们也要搞定!”
“你还美女记者?”陶文静上下打量了凌瑶瑶一眼,撇撇嘴道:“就你这一身不知从哪儿捡来的地摊货,待会儿别把人吓着就好。”
“切!我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凌瑶瑶很没形象地翻个白眼。
两个女孩正在说说笑笑之间,几辆豪华小车相继滑入停车场。
陶文静率先发现,眼睛一亮道:“来了来了,做好准备。”
凌瑶瑶赶紧掏出采访录音笔,小声问道:“你认识他们吗?这么多人,我们主攻哪个?”
却只听到陶文静发出一声梦呓般的低叹:“哇,真的好帅!比照片上还要帅!帅哥中的极品啊。瑶瑶,百闻不如一见,今天我们算是来对了!”
小色女,见到帅哥就两眼冒星星!凌瑶瑶的心里暗自好笑,正准备鄙视她一句,陶文静已经拉了她的手向那群刚下车的人走去,俨然恢复了平日精明干练的常态:“没有看到其他几位,最帅的那个,就是明华国际的明皓轩。既然他先来,我们就主访他好了。”
“行。”凌瑶瑶爽快地答应,同时随随意意地瞟了那些个意气风发的男人一眼,却立时吃了一惊,整个人石化住了。
咦?满天神佛!谁来给她一个确定的答案?她是出现幻觉了?还是又在做梦?
走在中间那个高大的,帅气的,带着一丝冷锐和倨傲神情的年轻男人,怎么看着那么眼熟?不是明星,不是偶像,而是她在梦中经常见到,令她无比脸热心跳的一个人!
从十六岁时起,凌瑶瑶就不断重复做一个怪异的梦。
每次在梦中,她都会回到遥远的古代,总有一个特别完美的男人出现,对她体贴入微,宠爱有加。还亲亲热热地叫她老婆,宝贝……
她一度以为自己是看多了言情小说和偶像剧中毒太深,想白马王子想疯了,以致于造成了这样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现象。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加,这个梦却做得越来越频繁,那个梦中人的影像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深刻。她甚至能清楚地记得自己在梦里与那个男人相亲相爱的一言一行,记得自己有时喊他轩轩,有时喊他老公……
没有哪一个人会这么连续不断地梦到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吧。凌瑶瑶在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也不得不惊悚地怀疑,也许这个奇怪的梦,真的是和自己的生活有一定的渊源。
如今,更惊悚的事情发生了。梦里面的人,竟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凌瑶瑶张圆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闭了一下,再睁开。
没错!看到的还是他!
明皓轩在那群人的簇拥之下,正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同她们迎面走来,越走越近。
棱角分明的脸庞,透着微微的冷峻;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泽;那墨染般的眉,高挺的鼻,完美性感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他的高贵和俊朗……
天哪!真的是他!一模一样!
凌瑶瑶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倒流了。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他叫明皓轩,而自己在梦中也喊那个人轩轩。莫非?他就是他?莫非,自己梦见的一直以为只是虚幻的一个影像,在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
老天,这件事,能不能算得上世纪灵异事件?凌瑶瑶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大脑完全进入短路状态,只能机械地跟着陶文静往前面走。
“瑶瑶,你怎么了?发什么花痴?你给我争点气行不行?”意识到同伴的不对劲,陶文静恨铁不成钢地提醒了一句。
可是凌瑶瑶依然怪怪的,好像根本就听不到陶文静说话,一双美丽闪亮的大眼睛,只是专注地盯着明皓轩看。那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仿佛想要把人家帅哥的脸盯出一朵花来似的。
陶文静虽然急得心中想要吐血,却也只能快步迎上去,笑语盈盈地说:“明总,您好!我们是《陵海财智》的记者,想要对您做一个专访,可以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抱歉,我没时间。”明皓轩看也没有多看她们一眼,冷淡地拒绝。
“明总,不会耽误您很久的,只要一会儿,一会会就好了。”陶文静急忙说。
明皓轩却没有再理会她们,径直往酒店走去。
“轩轩……”凌瑶瑶突然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
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带着十二分惊异和震撼的表情向她看过来。
轩轩?明皓轩下意识地停住脚步,俊朗的眉头轻轻蹙了起来。
她在叫谁?貌似这是他的小名。可是拜托,自从他的母亲去世以后,连他的父亲都没有这么叫过他……
他回过头,看到了一脸梦游神情的凌瑶瑶,不禁暗自摇头。《陵海财智》也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财经杂志了,怎么会用这么一个木木呆呆的女孩做记者?
凌瑶瑶见他双目灼灼研判般地盯着自己,那深邃发亮的目光就和梦中见到的他一模一样。
她的心中一喜,顾不得多想,兴冲冲地跑过去说:“你叫轩轩对吗?我见过你,在梦里见过好多次了。嘿嘿,你是不是也认识我?”呃,今天不是愚人节吧?这神经兮兮的小记者,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明皓轩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一下,更加不屑多做停留,和那一行人一起,目不斜视派头十足地走进了酒店。
“轩轩!明皓轩!”凌瑶瑶还想追上去。
明皓轩身后一个助手模样的人拦住了她:“小姐,你们请回吧,明总不会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哎,我不是要采访,我是有些话想问问他……”凌瑶瑶咬了咬嘴唇,急切地说。
“呵呵,那不是采访是什么?”助手微微一笑,好言劝说道:“小姐,明总最反感人家纠缠不清,请不要跟过来了。”
凌瑶瑶呆呆地看着他们走远,整个人依然像在云里雾里漂浮,脑袋上突然挨了重重的一爆栗:“凌瑶瑶,你丫今天抽什么疯了?看到明总像发神经一样!”
凌瑶瑶回过神来,只见陶文静呲牙咧嘴瞪视她的脸,便解释着说:“文静,我真的认识他,有好几年了,他总是在我的梦里出现,是我梦中的恋人……”
“切!他也是我的梦中情人呢,是好多女孩子的梦中情人。就没见过哪一个像你这么没出息,见了人家掉了魂似的。”陶文静嗤之以鼻地打断她。
“咳,我说的梦中情人不是你们那个意思,是我真正的梦里面的情人。”凌瑶瑶揉揉发烫的脸颊,吞吞吐吐地道:“其实……也可以说是老公,我们在梦里,挺好的,不过那时是古代……”
陶文静如同看怪物一样上下看了她一眼,伸手去摸她的额头:“瑶瑶,你不发烧啊,怎么净说胡话呢?”
“算了,你不懂的。”凌瑶瑶一把推开她的手,满脸懊恼:“说实话,我自己也弄不懂是怎么回事。反正,蛮诡异的,我得好好想想侯阁亭。”
看着再次陷入了独自沉思的同伴,陶文静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这女人,没救了。”
过了一会儿,停车场又驶进来了两辆一看便知名贵的小车。
陶文静顿时又来了精神,兴奋地拉了拉凌瑶瑶:“快看,宾利诶,王婧乔这次一定是凌非凡了。瑶瑶,搞不定明皓轩,咱们就去采访凌总。我跟你讲,凌非凡也是一名超级大帅哥呢,一点儿都不比明皓轩差。你等会儿见了,不要流口水哦。”
凌瑶瑶却如梦初醒一般,挣开了她的手道:“不行,我还是要去找他弄个清楚,不然我今天晚上觉都会睡不着。文静,你一个人采访凌总吧,我去找明皓轩。”
天!这丫是不是中邪了?陶文静注视着凌瑶瑶心急火燎跑向酒店的背影,目瞪口呆。
走进帝豪酒店装饰豪华的大厅,凌瑶瑶直接来到总服务台问前台小姐:“请问明华国际的明总住在哪个房间?”
“你是?”前台小姐淡淡地看她一眼,反过来问她。
“我是《陵海财智》的记者,想找明总做一下访问。”凌瑶瑶灵机一动,像模像样地掏出了实习记者证。
“对不起哦,明总专门交代过,不能随便跟人透露他的房间号,尤其是媒体记者。”前台小姐客气地回答。
“呃,其实我不是为了采访,我是有别的事情找他,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凌瑶瑶没想到竟然会弄巧成拙,眨眨眼睛,讨好着说:“小姐,麻烦你帮下忙吧,我一定保密,不说是你告诉我的。”
“呵呵,这是我的工作职责,客人专门交代过的,我当然不方便透露了。”前台小姐微微笑了笑,似乎是不经意地道:“不过,我们酒店的VIP贵宾一般都住在十八楼。”
“谢谢,我明白啦。”凌瑶瑶喜笑颜开地道了谢,往电梯跑去。
来到十八楼,走在酒店安静而又华丽的长廊,看着一间间紧闭着的一模一样的房门,凌瑶瑶又傻了眼。
虽然早就知道帝豪酒店是陵海出了名的高档宾馆,可是她从来没有进来过,也没有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大。十八楼竟然还分了好几个区域,她也不确定该从哪里找起?总不能一间一间地敲开门问吧。
凌瑶瑶一边暗自琢磨一边左看右看,突然发现有一扇房门竟然没有锁上,是虚掩着的。她心想,就先到这里问问吧,于是走过去,礼貌地敲了两下房门,屋里却没有传来任何回音。
她又敲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凌瑶瑶只好试探着将门轻轻推开了一条缝,探头探脑地望进去:“有人吗?”
房里没有人答话,背后却忽然传来一个稚嫩而又气势十足的声音:“你干什么?”
凌瑶瑶吓了一跳,转过头来一看,只见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男孩,正站在她的身后,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她。
小男孩长得十分漂亮,穿得也十分帅气。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像黑宝石那样熠熠闪亮,粉嘟嘟的脸蛋让人看了就想捏一把。
凌瑶瑶的眼睛一亮,长这么大,这么可爱的小正太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当下真的走过去捏了捏他唇红齿白的脸:“小帅哥,你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啊?”
“别碰我。”小男孩不悦地拍开她的手,面色很是冷峻:“这是我的房间,你找谁?”
嗬,这么一个刚刚换牙的小不点,倒颇有几分君临天下的派头。这是哪家的孩子啊?真是好玩。
凌瑶瑶的心里一乐,抿嘴笑道:“小弟弟,你知不知道一个很帅很帅的叔叔住在哪里?”
“谁是你弟弟?”小男孩的俊美的眉毛一扬,神情显得更酷了:“不要乱攀亲戚,我不吃这套。”
“哈哈,那我该怎么叫你?”凌瑶瑶更加觉得有趣了,忍不住又伸出魔爪揉了揉他乌黑柔亮的头发:“是叫你小可爱呢?还是小家伙?小不点?”
“我警告你哦,不要随便碰我。”小男孩气愤地闪开她的手,别别扭扭地说:“我叫凌禹熙,你可以叫我名字。”
“哇咔,看来我们真的好有缘。”这下凌瑶瑶真正兴奋了,笑嘻嘻地说:“凌禹熙,你知道吗?阿姨也姓凌,名叫凌瑶瑶。咱们两个,五百年前是一家。一笔写不出两个凌字,没准你真是我哪个隔了九千八百里的亲戚呢。”
凌禹熙的脸色稍微松动了一些,却依然很不买账地嘀咕了句:“我才不会有你这么笨的亲戚。”
“咦,你乱说什么呢?”凌瑶瑶鼓了鼓腮帮子,佯装生气:“阿姨我一向冰雪聪明,只是轻易不表现出来而已。”
“好吧,你要找谁?”凌禹熙显然不想跟她计较,小大人一般地抿了抿嘴唇,淡然问道。
“一个很帅的叔叔,个子很高,长得超级潇洒……”凌瑶瑶想了想,说道:“总之,就是比电影明星还好看的一个人,你知道他住哪个房间吗?”
未完待续,想看后续更多劲爆内容,请戳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